笔下文学 >> 言情小说 >> 糊情问青天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终章之 魔界情缘之重生修练之道(大结局)
作者:剑客笑傲书生 下载:糊情问青天TXT下载
    “大师父,你别说了,你越说我越觉得伤心。”

    “反正所有的事情都落到了这样身不由已的光景,就让他一切随吧!”

    看着大师父钟灵通在众人面前显出的这一副悲情之态,左白枫终于忍着自己内心的伤痛从口中说出之样的安妥之话。但是,此时的大师钟灵通就好像是一个犯了死罪的囚犯,兜着自己一腔悲愤而又内疚之情直接谅向事主深深懊悔而属罪一样。“白枫,不是大师父不懂这人世的苍桑,也不是大师父不懂你们之间两情相悦的情义珍贵!只是在这个世上有一些事情就连大师父也是心有此想而途力不足的,你就原谅大师父好了。否则大师父永远都觉得亏欠了你的这一笔情债。”

    左白枫一时接言说道,“大师父,其实你不必这样子说的,所有的事情在清风小师叔向我阐明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这世上的事情是谁也改变所奈何不了的,正所谓困果循环就是这个样子吧!原以为我一直初心不改立志要入魔界救赎‘白子荷’的,到头来反而是她为了还情千年之愿,最后竟然是我自己救赎了自己。不关乎人,也不关乎天。”

    “我不知道我这样的遭遇,是否真的印证了曾经‘白子荷’在附身白家三小姐时对我说过的一翻话。‘不管世间多少好皮囊,我只爱你的枯骨悲凉!’”

    “原来这‘枯骨悲凉’却是这一般的苍桑和无奈,任何的执拗和违背都逃不过这一个因果轮回的悲凉!”

    “嗯,你明白了这其中的因果缘由就好,希望你能放下所有的执念,在将来的日子努力过好每一天。”

    在听得左白枫这一通表白之后,大师父钟灵通一时又伤情地甩下了这一句。看他伤心祝福的样子还是悲悯由天,不再带着任何的强蛮之情了。

    左白枫即时疑然而望,终于在一阵迟疑之后悲情地大声说道。“大师父,你放心吧!我左白枫在此对天起誓:哪怕你就是千年前那一个手执长剑刺杀我和白子荷的人,我也会放下这一心的恩怨是非。”

    这时,不等左白枫的话语落地,就听得房中的众人一时异口同声的说道。“这大好了,经历了这一劫,左白枫你终于变得成熟了,咱们真为你高兴和欢呼!”

    但是,片刻之后,一时又听得左白枫自言自语说道,好像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背负。

    “对啊,经历了这么多事,我早就该成熟了。否则,岂不是有负于她了吗!”

    大师父钟通由接言道,“嗯,你知道就好,哪就不要再想那么多悲伤的事情了。”

    “不想了,大师父!不过我心中还是有一个希望,就是希望你能跟我说个明白:白子荷是怎么在我昏糊之间成全了我自己的?”

    左白枫一时循声而说,突然就向他甩出了这个疑问。

    可是,此时只见得大师父钟灵通双眉一皱,迟疑了一阵才缓缓说道。“唉,白枫啊,既然你”想知道你在昏迷之间‘白子荷’所以生的一切事情,那大师父也不必再顾虑什么了,就全跟你说了吧!不过还是刚才说过的话,你要好处为之,不可移避孕药自恋。”

    左白枫一时点头应允,没有再跟声回答了。

    这时,就见得大师父钟灵通转身扫视了一眼旁边的清风道仙说道。“那日,打自你从魔界寻回‘白子荷’的阴魂精体之后,大师父就一直忧心得重了。也不知道这是好事呢?还是祸事一端!只是濛濛胧胧感觉在你们之间必然有一场让大师父左右为难的选择!”

    “为什么啊?”左白枫急言而问,就好像他要一下子就要知道全部的结果一样。

    “因为大师父深深知道要想重塑‘白子荷’的原来的阴魂真体,而且还要复原得与当初的一模一样,甚至毫里不差,就必须得有一棵千年的参须相辅相成才可。否则,就是倾尽我的平生所学也只是画饼充饥而已,实在是没有半点真实作用。可你知道的要找一个根千年的参须有多难吗?就算拼尽大师父这一些年精雕细选的结果,也无法挑选得出一株千年参须来。”

    “而咱们雪松山之所以有这个千年参须的传说,完全是因为有你左白枫这个人参精的存在。如此一来,大师父要想帮你救活或者重塑‘白子荷’的阴魂真身,就得动到你这一棵命带人参之精的千年参须。这可是剜却大师父心头肉的事情啊,我又怎么能下得了这个绝情之手呢。”

    “这事儿原 我不想对任何人说的,可是终究是大师父心里承受不了这样的二选一难题,就悄悄的跟你的清风小师叔说了。可是令大师父没想到的是你的清风小师叔,居然趁你们二人在后山山巅醉洒的状态之下把这事儿说漏了嘴,让你小子知道了这个底细。”

    “可谁知你小子的举止更是疯狂之极,竟然在醉酒的状态之下又显露出了你小子人参精的模样。你小子竟又趁 着自己一时模糊之时,感觉好像有许多根须和触手抓上和缠住你一样,你小子竟然在这样昏懵的状态之下,抽出自己身边随身携带的匕首,就胡乱向着那些从你身体之上伸展出来的根须和触手挥刀而去。”

    “这一挥刀,就把你小子的左手连同那些根须全部割断下来,然后你小子就承那一些根须和触手被割断而失去了知觉,昏 死在了山巅之上。到了晚饭时分,若不是大膳堂的童子见你和清风小师叔没有来用膳,又有童子趁机向大师父凛报了你们二人的行踪。大师父心里当下大惊,急令人四下寻找,当下就在后山的山巅之上找到了你们。”

    “可那时,你们疆人全皆处于醉酒和闰死的状态了。若不是为师舍命相求下来,只怕这个时候连你这一棵吸尽人参精华的小参人也得惨死在当场了。”

    一旁清风道仙听大师父说到这里,赶紧向床上的左白枫抛去了歉意的一眼,好像在喃喃自责的说道。“小师弟,其实我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恶果。如果知道你话,你就是找死了我,我也不敢对你乱说半句的。”但是,此时的左白枫好像已经大彻大悟的得道之人一样,对于清风道仙这样的歉意表白已经是视而不见了。

    只见得他轻轻地回望 了一眼,此时已经显得愧疚万分的清风道仙一眼,然后淡淡一笑说道。“清风小师叔,你就不要这样自责而悲切了。白枫刚才就说过,这一切的一切对错都是上天对我的刻意安排,不关乎外部的任何人和事,即便是我在这过程中真的烟消去散了,那也是上苍给我最好的安排和归宿是!所以我希望清风小师叔一定要摒去这一些不必要的自责和介怀,白枫仍然把你和大师父当成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亲人。”

    “因为在你们所有人成就我的同时,也是我自己成就了我自己。否则,就没有现在的左白枫了。”

    果然,听得左白枫此时如此释怀开来,清风道仙即时歉意地说道。“难得小师弟如此宽宏大量,那清风小师叔就收下你这一份情义 了。希望以后的日子咱们还是像当初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后样,快快乐乐,嘻嘻哈哈。。。”

    左白枫马上出声答道,“会的,我保证!会和你和好如初。”

    二人一说到这,冷不防又被大师父钟灵通直接打断了。“你们两个都这样卿卿我我了,那我还要不要再继续说下去啊?”

    左白枫一时急得直言道,“当然要了,不然 怎么知道我和白子荷在这一段时间都经历了一些什么?”

    “那就好!”大师父钟灵通继续说道,没有再现犹豫之感。

    “后来,面对你小子这一副处于疲的状态,大师父突然记得从一本古书上看有这样的记载:要求活一只就要假死的人参精,就得要用到能够起死回生的灵芝仙草。大师父当时就懵逼了,心想这能够起死回生的灵芝仙草又岂是凡间之物,一时伙又该人那里去找呢?”

    “然而,就在大师父这思来想去之下,看着你小子这棵人参精一时半伙也是死不了的,还能拖延得一二日的光景,而眼下又有了你小子献出的现成的千年人参须。大师父就和你那个漂亮姐姐一合计,倒不先趁机救活了那个为你寻情千年而来的‘白子荷’再说。省得两头脱勺,最的一事无成,反而白白搭上了你小子苦逼而舍劫的性命。就这样,当时大师父令清风小师叔抒你照顾得寸步不离之后,大师父就带着你那漂亮姐姐和白空三小姐以及刘雨儿等人先来前殿重生那‘白子荷’的阴魂真体了。”

    “经过大师父和你那个漂亮姐姐三天三夜的努力,巷天终于不负你的诚挚徒具情,让大师父和你的那个漂亮姐姐把那个只有一魂三魄的‘白子荷’真体,重新把你从那红黄二仙手中夺回来的二魂本魄打入进了‘白子荷’的真体之中,切底为你小子的初心不改重新铸就了一个和当初一模一样毫厘不差的行年前的‘白子荷’!”

    当重生般涅回来的‘白子荷’醒来的第一句话,她就苦苦追问我二人你小子现在在哪?一千多年了过去,你过得可安好快乐?还有是不是完全把她忘记了?或者还是苦苦的守恋着他?而且‘白子荷’当时她还说到:不管你现左白枫现在变得怎么样,她永远这都 遵循她临死时对你说过的那一句:不管世间多少好皮囊,我只爱你的枯骨悲凉!”

    “白子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与咱们誓不干休!”

    大师父和你那个漂亮姐姐执拗不过她的坚持,只得跟她如实把你小子的情况一一说了个清清楚楚。

    可谁知‘白子荷’在听完咱们的诉说之后,一时瞪目回言道,“我有办法去弄这灵芝仙草,但是她现在必须得先看看你一眼。看看你是否变了模样?是否还像当初一样还甘愿为她奋不顾身的挡下那穿 心的一剑?”

    大师父和你那个漂亮姐姐明知再地法阻及重生后‘白子荷’的企图,只得把她带到后院你休憩的这个房中,让她和你小子立单独相处了一日一夜。在你们二人相住的这一日一夜之中,她除了向咱们要了一些专门为你熬制的良药和温水之后,就不见白子荷再向咱们要过什么东西了。

    有好几次咱们想敲门冲进去,生怕就她一个人在里面守着你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之外,白子荷就断言拒绝了咱们所有人的请求,而且她不冷冷地丢下几句放来。“难道你们就不相信我‘白子荷’对左白枫的爱吗?你们真当我是把那一句:不管世间多少好皮囊,我只爱你的枯骨悲凉!是一句玩笑的话吗?”

    “我白子荷说得出就做得到,今生今世为了左白枫就决不再做一个矫揉造作的女子!你们只管放心让我和他独自这一日 一夜的时光就好。时辰一到,她必定为你找来那一株能够起死回生的灵芝仙草!”

    你们二人的事情端上到了这一步,大师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还有你那个漂亮姐姐也劝导咱们放心就好,她说她也相信她妹妹‘白子荷’言出必行的正直结果。所以咱们这么多人那时就只好放任重生之后的‘白子荷’与你单独相处一天一夜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等咱们还没有去敲你们二人的房门之时,白子荷 就从里边走了出来,直接就着大师父和你的那个漂亮姐姐说道。“她这一走,可能就是一生世的阴阳相隔了,希望咱们能转过将来转醒的你:她白子荷倾尽所有的芳华,狠心抛下一生不舍的你,只是为只身跳入忘川的河中,让你从此忘却对她的深深挚爱,忘却你对她无休无止的缠绵思念。”

    “特别是在眼前这样生死悠关的诀择面前,她只能抛下自己所有求生的欲望,为你去寻得那一株可以起死回生的灵芝仙草!因为他知道那上天神仙手中掌握着的那一棵灵芝仙草,不会那么容易就舍却与她拿回来求你的。必定会强行要求她‘白子荷’留 下来为他当牛作马,堪至是终生也逃不出的苦命劳役。”

    所以,她在第二天去向那位上天神仙求得那株灵芝仙草回来之后,白子荷就已经在心底打定了要为你粉身碎骨的主意。故而才有了她醒来之后与你小子一天一夜的单独相会。

    至于她与你在这一天一夜的单独相处之中,有了什么的奇遇和瓜葛,或者又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大师父和他们这一些确实就不知道了。

    左白机静静地聆听到此时,早已又是激动得哭泣成了一个泪人。他一时又毫意识地抚摸着他的别一只右手说道,“如果失去我的右手还能让你的生命重新重生过,现在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挥刀把他砍下去,只为再次持续你那美丽而鲜活的生命!让我陪着你,伴着你,生生世世,永不停息,管他什么金科玉律,皇权富贵。。。”

    这时,房中的众人就见得外头的游神女魔火急火燎地走了进来,一把指斥着左白枫那衰嚎的表情嚷道。“左白枫,你小子又想犯糊了吗?子荷妹妹之所愿意失去自己第二次重生的生命,就是希望你能够一直好好的活下去。而你呢?难道还想再让她已经消失的生命再继续失望下去吗?”

    “哪好啊!我现在秒问你一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是寻死呢?还是求生啊?”

    左白枫即时疑然一惊,立即就在声回答道。“我当然是求生了,而且还要继续我的学道修仙之路,直到能与‘白子荷’再度相逢为上。”

    “哪 ,祝福你,你选择对了!”

    游神妇魔笑逐颜开地说道,突然又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在陆一样,再急速地反问了左白枫一句道。

    “左白枫,哪 现在就摆在你眼前的三个女子都是曾经和你有过生死经历的宝贵之人。你到底想选择那一个或者跟谁在一起,现在就全由你自己做主选择吧!”

    “我们都不逼你,并且也知道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强逼你做什么了!’

    一时间,左白枫当即就惊得疑然其中,一时泪眼濛胧地看着眼前这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终是久久没能说出一句选择的话语来。反而像呆呆木立在当中苦愣不动的根雕,一时情劫难下。

 ** 作者:剑客笑傲书生所写的《糊情问青天》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糊情问青天》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糊情问青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