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言情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最奇葩求婚现场
作者:盛世华章01 下载:最爱你的那个男生TXT下载
    荀欢觉得不能再去看热闹了,因为看到那个人,心里的好奇立马就变成了恨。一看到她,乞丐两个字随影随形地像长了翅膀一样,立马窜上她的心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发觉自己的心里应该是有恨的。以前她一直以为没有什么事情,即然王丁帮了她,那么,她对她的妈妈就不应该有恨。怎么能有恨呢?!那样多不地道,怎么能让帮助自己的人家心痛呢。但是,荀欢无法排解自己,明明白白的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心里生根发芽,尽管荀欢知道这样很不好,但是,她却已经控制不了。

    乞丐!乞丐!乞丐!

    荀欢拼命回头,勇敢地往回跑。却依然能听到背后在尖锐地喊她:乞丐,乞丐,乞丐!

    荀欢想逃,双腿不由自主地加快速度。

    身子飞速前倾,突然,一只大手紧紧地抓住荀欢的胳膊,紧接着,传来一声轻轻的但是却非常熟悉的叫声:荀欢。

    荀欢紧张地回头,见是王丁,心里突然就像是被爆竹炸开了一样。一万个声音在心里喊道:怎么会是王丁呀,怎么会是王丁呀,他在这里做什么?

    王丁拉住荀欢的手,对她说:你急急地要去哪里?

    荀欢不知道王丁要做什么。是不是也跟她一样,在这里凑热闹,看别人拍戏。她定定地看着王丁,然后就看到他手上的白色绑带,说:你的伤口还没有好,有人请你拍戏吗?

    拍戏?王丁听见荀欢这么说,莫名其妙地说。

    不是拍戏吗?我以为有人请你拍武打场面的戏,像以前一样,公演什么的。荀欢弱弱地说,生怕说错话,等下惹得那个妈妈奔过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她乞丐,那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尴尬呀。

    我今天没有拍戏呀,我今天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想了好久,一直想做的事情。王丁笑着望着荀欢。

    荀欢向他的妈妈那边瞧了一下,又盯着荀欢看了一眼,然后,不解地问:你今天要做什么事情?

    你过来!王丁拉着荀欢,缓缓地向那片气球边上走去。

    荀欢懵懵懂懂地跟在王丁的后面,心里那下忐忑呀,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

    王丁的妈妈,两眼直直地盯着儿子的行为,她具体也不清楚儿子要干什么,刚刚在车上的时候,他已经跟妈妈保证了,不会娶荀欢这们惹她生气的女子,可是,这样的场合,他拉着荀欢来干什么,见证他的幸福,还是有意气她?

    荀欢跟在王丁的后面,边走几步,眼光就莫然其妙地看到了王丁的妈妈那里,当四目相撞的那一刻,荀欢看见王丁妈妈那双即凶狠又嫌弃的表情,心里一下子又不好了。

    快到气球门口的时候,王丁突然停住了,附在荀欢的耳边,轻轻地对她说:我虽然不懂浪漫,但是,求婚的事,还是需要搞得像样一点,我今天从医院里跑出来,弄了几个小时,这样的求婚场面,你满意吗?王丁说完指着旁边墙上那个具大的显示屏。

    荀欢转过身,掉转头去,只见那上面几个鲜红的大字,在那里来回滚动,荀欢看着那几个字,轻轻地念道:荀欢,嫁给我,好吗?

    天啊?荀欢吃惊地瞪大眼睛,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怎么一点征兆也没有,不是说过,要等一百天之后,才能作出决定吗?

    王丁忽视了荀欢的话,重重地说:我已经不想等了,等了快十年了,再等我怕我自己会疯掉,今天,就是这样的两种情况,要么,你选择同意我的求婚;要么,我选择让你同意我的求婚?

    荀欢吃惊地望住他:同意他的求婚,然后,她的眼光,就突然看到了王丁的妈妈,她正吃惊地朝这边看,一张脸上,全是不安和焦虑。见荀欢盯着她,她警醒地突然从那边走过来。

    然后,她把王丁拖到一边,厉声问他:你可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求婚的对象是不是荀欢,是不是?

    王丁见事已至此,再也瞒不住妈妈了,只好点头说是,不过,他忽然就硬气地补充道:妈妈,不管你反对也好,支持也好,这一辈子,我非荀欢不娶,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这一辈子,我就准备打光棍。王丁以为这样的话,一定可以怔住妈妈。

    妈妈没想到王丁会这样先斩后奏,心里气得不行,她瞪着一双眼睛,定定在望着王丁,然后,一字一句地说:你如果执意要同荀欢结婚,除非我死了。

    王丁并不为他妈妈的话所动,他知道他妈妈也只是吓唬他一下,哪有那么容易死,说死就死。

    王丁的妈妈见自己的话不凑效,立马改变语气说:王丁呀,不是妈妈不赞成你跟荀欢,也不是妈妈讨厌荀欢,你知道,妈妈是信佛信缘的,你看看,荀欢这样的一个女子,出生八个月就把妈妈克死了,后来,她爸爸也病得不要不要,自从你帮助她以后,你看看你,又是摔伤,又是退役,如果不是她的话,现在的你,早就拿到了奥运会的金牌了,哪还是现在这个样子,而且,上次你从H市回来,找到她的一会儿功夫,就出事了,我不知道她到底克不克别人,但是,我相信,她一定是克你的。

    王丁听了妈妈的话,无奈地说:妈妈,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这些不着边际的迷信。

    妈妈据理力争,强词夺理地说:不是我信迷信,也不是我信缘,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跟她真的命格不合,跟她在一起,就会出事,你不信,等下你看,就算没有我,今天这婚你也求不成,我劝你还是迟早收回这一颗心,我也不知道,她用什么办法,把你迷得三魂六道的,但是,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她真的不适合你,如果你不听妈妈的话,等下做出没有面子的事,不要后悔。

    王丁摸了摸后脑勺,不置可否地说:就求个婚而已,等下还能发生什么没有面子的事情。

    荀欢呆呆在立在那里,不知道他们母子俩个到底要聊天到什么时候,也是奇了怪了,都决定走到这一步了,两母子还没有商量好吗?而且,自己压根儿就没有承认过跟王丁恋爱的事情,怎么突然就爆出这个求婚的举动来。

    要不要走?荀欢甚至这样想,反正她自己也能感觉到,王丁的妈妈,现在正是在劝阻他的儿子,不让他的儿子求婚。

    我要不要先回去?见王丁还在说话,荀欢征求她的意见,立在那里,像个傻瓜一样,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她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人群里有人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也有人不高兴地大喊:喂,那个小伙子,怎么还不开始求婚呀,我们还要忙别的事情呢,你做事麻利点,快点求完,我们好该干嘛干嘛去。

    一个女孩子生气地说:求婚也弄得这么婆妈,一看就是一个宝妈男,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保证一气之下就走了。这句话说得非常刺耳,让荀欢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好像被谁捅了一刀一样。

    一个妇女叹口气说:还是走吧,我感觉这样的场面总是会发生点什么一样,你看看,女孩子不高兴,那个妈妈也不高兴,只有那个男孩子一个人满面笑容,而且,那个妈妈,整张脸好像要爆炸一样,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节奏。

    ……

    荀欢立在那里,走也不是,那样会显得她太没礼貌了。留也不是,这样子立在这里就是一种煎熬。

    最后,王丁的妈妈好像下了好大的决心一样,最后通牒一样对王丁说:如果你执意要同她结婚,一定不肯听妈妈的话,那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你选择了她,就等于是抛弃了我,从此我们母子两个人,断绝所有关系,变成这个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王丁急急地说:妈妈,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就不要来添乱好不好?而且,荀欢是一个好女孩,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她呢?

    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有,我还要去训练一下,以后开学了就没有那么多时间训练了,时间很紧,还有一点时间,我还要参加一场世界名模大赛的北京赛区总决赛。荀欢确实是要抓紧时间,内心里也很想赢了这场比赛,算是野心也好,不服输也好,她相认自己有这方面的才能,一定会遇到欣赏自己的伯乐的。

    王丁的妈妈看了一眼荀欢,心里觉得非常不爽,也见不得荀欢这样说话,马上插嘴道:就凭你这个鬼样子,还想参加什么世界名模大赛,真是笑掉我的在牙,你以为世界名模大赛,是什么样的猪呀,狗呀,猫呀,都能够参与的吗?

    荀欢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话,一怔,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妈妈,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说话?你为什么变成这样,我都好像不认识你了一样。王丁说完从袋子里拿出戒指,正要跪在地上,准备向荀欢求婚。

    王丁的妈妈,一个箭步跨过来,从王丁的手里抢过戒指。

    荀欢心里一惊,一下子花容失色,一颗心也是极度的受伤,虽然王丁曾经对自己有恩,曾经他也是自己心目中的白月光,朱砂痣,可是,现在,面对此情此景,她的心真的是凉透了。

    刘湘年紧紧地盯着荀欢,感觉眼泪在她的框里打转。围观的群众开始空前的热闹起来。有人垂头丧气地说:倒了八百辈子的大霉,本来想好好的看一场浪漫可爱的甜心求婚,结果,看到的确是这样的情景。

    就是,就是,你他妈要求婚快求,要分手快分,老子我还要去送货,耽误我的时间,你们伤不起呢。

    不过,我看我们还是撤了吧,估计这样的求婚只是一曲精心编排的戏码,当事人根本就还没有意愿做这件事,只是局外的人在眼红心跳,你看看那个女的,事不关已的样子,看着就来气,还有那个男的,这关键时刻,怎么还带上老妈,真是典型的妈宝男呀。

    你管他妈不妈宝男,难道求婚这事还要老妈恩准,不然不准继承遗产吗?

    ……

    刘湘年实在听不下去了,来到这里这么久,本来想冲动地去毁坏他们的求婚现场,一把拉走荀欢,因为一百天的约定都还没有完结呢,怎么能就那样单方面结束游戏,不过,后来,理智告诉他,让他等等,如果荀欢真的很喜欢王丁,那么,在这样的一个露天场地,当着那么多的人,她一定会迷笑着投入到她的怀抱,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只能慢慢地离开,有什么办法呢,用金钱能够买来爱,但是,却买不来人的心呀。

    但是,事情发展成这样,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就不明白了,那样一个神气活现,什么事都做得让人佩服的王丁,意然会那么害怕他的老妈。

    就在荀欢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刘湘年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再也忍不住了,他抬起脚,昂起头,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向前去。

    王丁瞧见刘湘年,一颗心很快就不好了。这样的日子,他是不想看到刘湘年的,他自己也知道,一百天的约定期还没有到,但是,自从收到荀欢的私奔信以后,他就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爱怜,想要尽快地霸道地去向荀欢求婚。

    刘湘年走到王丁的面前,无视他的存在。径直走向荀欢,对她说:荀欢,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即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今天是接受这个戒指,还是选择跟我离开。

    荀欢看了看王丁,又看了看刘湘年。这样的选择对她来说,真难,太难了,两个这么优秀,有恩于自己的人,割舍哪一个,心里都不忍,放下哪一个,都觉得对不住。

    怎么办呢?荀欢真的是苦恼。

    王丁妈妈一见这个状况,非常地愤怒,她说:我这么优秀的儿子,还由得你这样一个乞丐来挑选,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住地下室的乞丐,有什么资格来挑选我的儿子,你还要不要脸?

    刘湘年被她的话,激怒了,想发泄几句,最后还是忍住了。

    王丁觉得脸都丢尽了,丢下一句:妈妈,我真的开始恨你了。说完扬长而去,王丁的妈妈,在后面紧紧地追着,王丁大踏步往前跑,钻进车里,发动引擎,车子绝尘而去。剩下他妈妈一个人站在摇摇滚滚的风中凌乱。

    刘湘年扶着荀欢,对她说:别想太多,这些情况都是你预料不到的,你还是自由的,无论选择谁,喜欢谁,我都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难过,你一定要开心,好不好?

    荀欢哭笑不得,周围的人群乱作一团,看好戏不嫌事大,大声地嚷嚷:要不,把男主换作男二,重新拍摄新的剧集,上演求婚的戏码,让我们开开眼界呢。

    刘湘年想,什么男二男一,这部戏里,始终都没有二号,大家演的都是一号男主角,只是,王丁精心准备的求婚现场,应该算是历史上最搞笑的求婚现场,情敌和妈妈都来阻止求婚的搞笑场面,让围观的吃瓜群众彻底懵圈。

 ** 作者:盛世华章01所写的《最爱你的那个男生》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最爱你的那个男生》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最爱你的那个男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