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旧日之子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地牢时光(五)
作者:黑衣守墓人 下载:旧日之子TXT下载
    想不到自己在真正的大事上没穿帮,却从一件随机小概率事件上被攻破了,对此索尔也觉得很无奈。

    看着索尔低着头在那里沉吟不语的样子,安妮贝兹脸上的狐疑越来越重,最终她‘锵’的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剑。

    “就算你不是我要找的仇人,但既然你接不上兄弟会的暗号,显然也是个打着兄弟会旗号行骗的骗子,那么我有义务维护兄弟会的名誉。”安妮贝兹语气冷冽,剑也架在了索尔肩上。

    少女那剑上的反光很晃眼,显然有着优良的精钢质地,远不是索尔背后背着的那种民间废铁可比的。而且从实力上说,面对三阶,二阶的自己估计也没有多少胜算。

    “小姑娘,不要随随便便审判别人,你现在很失礼知不知道?你以为你惊惊乍乍地跳出来随便呼喝几句,质疑几句,我就会把兄弟会重要的联络方式告诉你?凭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别的组织派来的奸细?而且对暗号不都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吗?哪有直接就叫别人说暗号的?”索尔从容地转头瞪着她,然后竖起手指将肩上的锋刃顶开。

    最终索尔怀疑这个少女是在诈唬自己,所以他准备反诈一波。

    听见索尔的应对,安妮贝兹也不确定地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她的眉毛虽然不像瑞安娜和克蕾蒂她们那样,为了追求妆容刻意地画细过,不过比起索尔这种浓眉大眼的怪胎,也算是纤细秀丽得很,还弯出了一个美妙锐气的幅度。

    “我们从未出现。”安妮贝兹冷不丁冒出来一句,然后看着索尔。

    听到她的话索尔忧伤地默默转头盯着地面,这次他兜帽下的脸庞是真的有冷汗留下来,见鬼,还真的有暗号这种东西!

    等等,要镇定,还有机会,还有机会……索尔在心里默默鼓舞着自己,开始反复咀嚼‘我们从未出现’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妄图从中破译出下句。

    按理说这些格言诫语什么的,很可能是兄弟会的某种行为准则,而为了追求书面和阅读时的工整,通常上下句的字数很可能是一样的。

    所以索尔判断暗号的下句很可能也是六个字,而且很可能仍然是我们如何如何的格式。

    我们从未出现,然后我们从未什么?对了,可能是‘出现’的反义词,我们从未放弃,我们从未死去,又或者我们从未消失?转眼索尔已经在脑海里筛选了数个有可能的词语。

    “你低着头一个人在那里念叨什么?”安妮贝兹很是不解,她说完了上句后,面前这个黑袍的家伙像是突然魔怔了一样,整个人低着头在那里陷入了呢喃。

    “不要说话,我在思考。”索尔向安妮贝兹竖起手掌。

    思考?安妮贝兹被唬了一跳,她总觉得眼前这个神神秘秘的家伙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他不会以为圣杯里的格言是可以想出来的吧?

    “你在思考什么?我已经说了上句,你要是知道暗号的下句直接说出来就完了,拖延时间又有什么意义呢?”安妮贝兹的语气变得揶揄冰冷,剑也再次回到了索尔肩上。

    然而索尔不为所动,只是在那里低着头。

    “你还要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我数到三,到时候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一……二……”安妮贝兹的剑刃稍稍偏开,做出一个即将斩击的前奏姿势。

    “三!”就在安妮贝兹三字出口的瞬间。

    “我们从未离开。”索尔突然转头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冒出来那么一句。

    最终套用了无数个词语,索尔猜来猜去,把最后两个字落在了‘消失’和‘离开’两个词上。

    但消失这个词从词性上来说似乎冰冷绝望了点,所以索尔认为离开要显得温暖一些,而且用离开,索尔隐隐觉得似乎还带着点游吟诗人式的诗意和忧伤感。

    就算蒙错了,他也可以谎称太久没遇到兄弟会成员,记忆有些模糊了,再趁机换上消失那个词试一试。

    听完索尔的回答安妮贝兹愣了愣,表情变幻了几下,最终有些沮丧地收起了剑,然后单手握拳放在自己的胸口。

    “失敬了,我是安妮贝兹•阿戴尔,来自南境奥德伦萨主城的阿戴尔家族,今天是带领着家族小队的成员前来秘境历练的。”安妮贝兹自我介绍道。

    失敬?我做了什么?索尔愣了愣然后内心瞬间陷入狂喜。老天!我居然蒙对了!原来我这么聪明绝顶的吗?索尔赶忙在脑海里自己送了自己一大捧芳香四溢的血芙兰鲜花。

    等等,既然我答对了你在那边沮丧什么?索尔黑着脸看着安妮贝兹。

    安妮贝兹也有些疑惑,自己报上了家族姓氏,按理说对方也应该回报,这不是基本礼仪吗?可是这家伙瞪着自己做什么?

    “哦,我是索尔•德雷克,来自边荒之地的灰幕镇,没有任何家族背景,一个卑微的守墓人而已。”片刻后索尔反应过来,不咸不淡地顶了一句。

    “其实我并不是兄弟会成员,不过我的曾祖父曾经是,我幼年时听他讲过许多兄弟会的故事,你是兄弟会的后人吗?”安妮贝兹问。

    曾祖父?故事?该死的你用你曾祖父那辈的老故事,来折磨我一个百多年后的小小二阶有意思吗?索尔强行咽下了差点喷出来的血,感觉很忧伤,女人果然都不可理喻。

    还有,现在并排走在一起这是要聊天的节奏吗?你不是正在追赶生死仇敌吗?你不能专业点吗?你这样半途而废真的好吗?你扔着你的小队不管这像个队长吗?你的原则呢?

    “我记得你好像正在追赶什么人吧?”索尔无奈地提醒。

    “算了,这么久过去他应该已经跑掉了,下次再让我见到他一定要将他斩首。”安妮贝兹下意识抬眼看了看前方的道路后回答道,语气里那决绝的杀意冰冷四溢。

    ……不至于吧,索尔走在一旁莫名颤栗了下,看来下次来秘境又要伪装了,女人真是麻烦。

    “那冒昧问下,不知道你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你如此……呃,愤怒?”索尔想试着从侧面打探点什么,看还有没有缓和的机会。

    “算了,一些令人气愤的小事而已,也没什么可说的。”安妮贝兹看了索尔一眼。

    小事?小事你死死追了我一路?索尔心里翻着白眼。

    等走到某个路口,空气里突然飘来一股浓郁的香味,安妮贝兹疑惑地嗅了嗅,然后微眯起眼向远处的某个方向看了看。

    “这样吧,我看那边好像有冒险者在贩卖什么吃的东西,这跑了一路也的确有些饿了。要不然我请你吃一顿晚餐吧,算是为我刚才的冲动不礼貌致歉。”安妮贝兹诚挚的对索尔说。

    索尔心里有些紧张,准备婉拒,因为远处那个看上去不就是自己留给女冒险者萨莎的烤肉摊吗?萨莎可是认识自己的,万一……

    不过仔细看了看,索尔突然发现摊主已经换成了另一个女性,而且居然还在路面上摆出了两张方形小餐桌,想不到小小一个烤肉摊还能在冒险者当中传来传去。

    “那多不好意思。”索尔一边对安妮贝兹客气着,一边向烤肉摊那边迈出了脚步,这狂奔了一路,还真是又有点饿了。

    两张桌子有一张已经被一男一女两个冒险者占据了,索尔和安妮贝兹占据了另一张。

    这只是索尔随手留下的烤肉摊,自然不会有什么餐牌点餐之类的事情,就只有烤肉一种食物,还要等如今的摊主现烤。

    安妮贝兹随遇而安地在桌边的小圆凳上坐下,并没有对地牢秘境周围的环境气味表现出任何挑剔嫌弃的神色,显然很习惯这种冒险过程里的简陋便饭。

    过了一会,两人的烤肉也各自端到了桌上。

    索尔饶有兴致地切下一个薄片,叉进自己嘴里嚼了嚼。

    噢,味道和自己相比还行,但火候貌似差了点,距离自己的厨艺还是有一小段距离的,索尔认为。

    “噫?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吗?今天的冒险收获应该不错吧?哈,感谢你在厨艺上对我的指导。这位是我的好姐妹,也是我现在的合伙人。对了,你帮忙点评下现在的烤肉味道怎么样吧?”

    没等索尔嚼下两片烤肉,侧面突然传来女冒险者萨莎惊喜而热情的声音,她正把背上的新鲜兽肉卸下,看样子刚才居然是跑到秘境外面进货去了。

    突然看见索尔,她又是感谢又是拉着自己姐妹向索尔介绍的,还请索尔帮忙点评。

    “嗯嗯,你们好,烤肉味道很好了,感谢什么的小事就不必提了。”索尔脸庞僵硬地笑了笑,含糊了几声,努力做出一副我很忙我很饿不要和我说话的样子。

    安妮贝兹礼貌地微笑着向桌边两位女冒险者致意,然后有些好奇地看着索尔,想不到这家伙还会向别人传授厨艺。

    然而……

    “你怎么突然换成长袍了?我还是觉得你之前那身黑色大衣很帅气呢!”萨莎突然说。

    黑色……大衣!?

    安妮贝兹和索尔的烤肉同时掉在了桌子上。

    我就知道好心从来没好报,就不能让别人好好吃两片肉吗?索尔忧伤地猛然从座位上蹿起身,而愣了短瞬反应过来的安妮贝兹猛然一把拽住了索尔的后襟。

    “刺啦~”索尔那件本来质量就很次的长袍,就这么被安妮贝兹撕裂,结束了伪装的使命。

    转眼,索尔又回到了狂奔里,一身黑色大衣衣摆飞扬。

    “呀~!混蛋!你给我站住!”安妮贝兹也追逐着索尔飞奔而去。

    看着刚才还亲热地坐在一起转眼却你追我赶的男女二人,萨莎有些困惑,这是什么新游戏吗?
 ** 作者:黑衣守墓人所写的《旧日之子》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旧日之子》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旧日之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